金瓶梅里王婆子介绍潘金莲一共拿了多少钱?

2020-01-29 23:12 历史文化 118

有人的地方,就有竞争。

从《金瓶梅》的前几回中,我们可以看出媒婆之间的竞争也是相当激烈的。

无媒不成婚。媒人,在中国的婚姻制度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。

那么,媒婆的收入究竟怎样呢?我们可以根据其他同时代诸多小说故事(如《三言二拍》等)中的数据材料,估算成人民币:

那个时候,媒婆每说成一桩亲事,大概能赚1500元至300元之间不等(1000元至600元是常态。)视家庭状况而有不同。

俗语曰:“说好一门亲,能穿一身新”。按我们今天的标准来看,相当于是买一套象样衣服的价格。

媒婆的单笔收入,显然还是比较可观的。但结婚的人并不是天天都有,甚至有的媒婆半年一年不开张也很正常。

因此,做媒婆的多数只是兼职做媒,并且,只要一打听到有谁要结婚,那就得赶快先下手为强,以免落入人后。

否则的话,以后的生意那就根本没法做了。

《金瓶梅》前几回中,已经提到了三个媒婆。

最厉害的一个媒婆,就是设毒计毒死武大郎的那个王婆子。

王婆子的主业是卖茶。卖茶的生意如何呢?用她自己的话说,叫“鬼打更”。所以就同时兼职做说媒,又揽人家些衣服卖,又与人家当接生婆,闲常也会作牵头,拉皮条,也会针灸看病。

从做小生意的角度来看,王婆子其实很能干的。兼职了六七项,最拿手的,还是说媒、拉皮条。

西门庆的大老婆,娶的是吴局长的姑娘吴月娘,这门高攀的婚事,原先就是王婆子帮他说成的媒。按说,西门庆就应该多多照顾一下王婆子的生意。

可王婆子却说,西门庆从来都是悭吝小气惯了的。

王婆子问:“西老板,你最近怎么好长时间不来我这里吃茶了?”

西门庆就顺口说道:“这段时间太忙了,我的姑娘快要结婚了,忙啊,所以不得闲来。”

王婆子一听,不高兴了:“你的姑娘是谁家定了?你怎么不请我去说媒?”

西门庆说:“啊呀,也不是不请干娘说媒。我的姑娘要嫁到东京去了,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杨提督的——亲家(姓陈)的儿子。是他那边的文嫂过来和我们这边的薛嫂儿一起说的媒。”

文嫂是京城里的媒婆,和王婆子的冲突应该不大。薛嫂是本县的媒婆,是王婆子强有力的竞争对手。

王婆子当时听了,哈哈笑道:“西老板,我们这做媒人的,都是狗娘养下来的。”

西门庆说:“干娘若肯去,到时候我叫人来请你,也算你一个。”

王婆子道:“她们说亲的时候又没我的份,做成的熟饭儿,我怎好意思分她们的?到明日嫁娶的时候,你通知一声,我拿些人情钱去走走,讨得一张半张桌面,到是正经。我怎的好和人斗气!”

王婆子帮西门庆介绍潘金莲,花了一番心思的。先说好的价格是3000元,而实际上不止,大约赚了五六千块!已经远远超出了同行业的平均利润。

这潘金莲的美貌自不必说,更难得的是从小在王招宣府里学习弹唱(高等培训),弹得一手好琵琶,本县没人强得过她。西门庆听她弹唱后,十分欢喜,夸奖无数。

西门庆和潘金莲好上了两个月左右,前前后后一共花了几万块(主要是处理武大郎的后事,破了些财。)激情就开始消退了,西门庆来的少了。

再说本县的另一个媒婆:薛嫂。

薛嫂是个卖花的,也和王婆一样,兼职做“媒婆”。

西门庆和吴月娘的婚事,是王婆做成的,薛嫂没有抢到。薛嫂当然也是有竞争意识的,所以她就把目标瞄准了西门庆的女儿,终于抢到了这笔生意,做成了。

西门庆女儿的婚嫁,王婆子没做成,甚至完全不知道,所以王婆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她就极力撮合西门庆与潘金莲通奸,自己好从中渔利。这一笔做成了,王婆赚大了。

薛嫂呢?当然也不甘落后。暗暗地与头号媒婆王婆子较上了劲儿,她也帮西门庆物色了一个对象。

这一天,西门庆正在药房里和姓傅的伙计算帐,薛嫂找来了,把西门庆喊到外面僻静处说话。

西门庆问她有什么事。

薛嫂说:“西老板,你的三太太不久前不是已经死了吗?我有一件亲事,专门过来对西老板说说,管情中你老人家的意,就叫她来顶死了的三太太的窝儿,你看何如?”

西门庆道:“你且说说看,这件亲事是那家的?”

薛嫂道:“这位娘子,说起来你老人家也应该知道些,就是南门外贩布的杨老板的老婆。她手里有一分好钱。南京拔步床(名牌床,一张估价大几万人民币)也有两张。四季衣服,插不下手去,也有四五只箱子。金镯银钏不消说,手里的现银子也有上千两(合人民币30万元。)。好三梭布也有三二百筒。不料,她的老公去贩布,死在了外边。她守寡了一年多,身边又没儿没女,只有个小叔子,她老公的弟弟杨宗保,才十岁。我说她这个年纪,青春年少的,守寡做什么!这位娘子,今年还不到二十五六岁,小你两三岁,生的长挑身材,一表人物,打扮起来就是个灯人儿,风流俊俏,百伶百俐,当家立纪、针指女工、双陆棋子,都不消说。不瞒西老板说,她娘家姓孟,排行三姐,就住在臭水巷。又会弹一手好琴,西老板,你若见了她呀,管情一箭就上垛!”

薛嫂也是一张好嘴。

西门庆一听,听说那个女的会弹琴,就合上他的意了。还没见到面咧,马上就把这门亲事先定了下来,答应和她结婚,让她来当三太太。

当即就与薛嫂约好了,明天就是个黄道吉日,明天我们就买了礼物送过去。

潘金莲呢,天天坐在门口望,望啊望,望穿秋水,一望也不来,两望也不来,硬是望不见个西门庆的人影儿。

上一篇:天下第一铸剑师,天下十大名剑有五把出自他手 下一篇:清朝爱新觉罗氏竟这样对待乌鸦!闻者落泪...

163彩票官网